了解自己|父母皆祸害?我与父亲的战争

豆瓣上有一个小组叫做父母皆祸害(Anti-parents),我曾经也深以为然并相信我的父亲也是祸害之一。常年出差在外的父亲每一次回家对我都是非打即骂,给我留下的唯一记忆就是弥漫的硝烟。随着我们之间战争的不断升级,我也越来越像他。

 

我的父母根本就不理解我。一个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哥们向我抱怨道,他们根本起不到什么正面作用,基本就是在添乱,讲的都是些老掉牙的道理,我们之间代沟太大了!

 

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才好,毕竟都是男的,好面子,肉麻安慰人的话我也说不出口,然而他这些话让我想起了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于是我说,哎,不如这样,我跟你说说我跟我爸妈之间的事吧,没准对你有点用。

 

我曾经几年

没跟父母说过

一句话

 

我对我的父母有很多抱怨,特别是对我父亲。

 

他们在我刚出生时候就出国生活工作了,一去就是三年多,一直到我4岁的时候我才被告知这是我的父母。在上大学之前,我对我爸的印象就是出国两年回来一年,然后这一年里各种骂我打我,一家子各种鸡犬不宁。那时候我每天回家之前的心情都是各种的忐忑不安,不敢回家,不敢看见我爸那张脸。因为一看到我爸那张耷拉的脸我就慌得不行。那时候我在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爸,你又怎么了?(心里悄悄骂自己为什么我要说?)后来多亏我上高中住宿了,也多亏我大学在外地,让我离开了这个在我看来岌岌可危提心吊胆一触即发斗争之家

 

结果上大学以后就更惨了……可能是因为经济上开始独立了吧,也可能是因为都是男性不能相容,更可能是因为以前憋得太久了,我开始走上了反抗我爸在家一手遮天、专制统治的革命路线,从单方面挨骂进化为和我爸对骂。这导致了关系进一步的破坏,最后因为一件小事——出去和朋友喝酒到底要不要带手机——这一我家长期不能解决之历史问题导致彻底的决裂,我当场把他坚持要我带着的手机砸了个粉碎。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不回我爸妈家了,就不能按照我的方式来么?我就没有选择的自由么?凭什么你要这么管我?我小时候完全是我爷爷奶奶带大的啊?你又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有意见就不能好好说么?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么?算了,也许没有你我能活得更好。

 

这件事之后我的父母断绝了我的经济来源,我开始通过卖大四学长的被子、电脑、书、鞋子和各种二手货来交自己的大学学费,最惨的时候也过过9块钱花一星期的日子。好不容易毕业上班了,却也是不顺利,我永远处不好和领导的关系,于是领导换了一个又一个,被穿小鞋儿、被排挤也是家常便饭。交往了两个女朋友,一个三年一个五年也是相继分手,在郁闷至极的时候,我才接触到了心理学,也认识了对我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的——生命重建。

 

父母常重复在其成长过程中熟悉的模式,即使那些模式是功能不良的。——萨提亚22条治疗信念之一

 

我永远忘不了我参加生命重建的第一次活动,去之前介绍我过去的朋友跟我说,你会哭成狗的,我说:开玩笑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交往五年的女朋友分手,我都没有在她面前掉一滴眼泪。他说:那这样吧,咱们打赌,哭了你就请我吃日料,没哭我就请你吃日料,如何?我说:行啊,为了这顿饭我也不能哭啊,你等着吧。

 

去的第一天,我对老师各种的不屑一顾,我觉得她讲的我都懂,她讲一句,我就在底下接一句,我完全不觉得听她讲课会有什么用。

 

万万没想到的事,在第二天我哭的都抽筋了,尤其是在老师处理我和我父亲关系那一块的时候,我才明白,我的一切一切都源于我的老爸。我和领导关系不好,被穿小鞋儿,是因为我无法应对权威,我对付权威的方式和对付我父亲的方式一样,就是彻彻底底的对抗,斗争到底。这样导致了我上课第一天和老师的对抗,长辈的话也是统统都听不进去,只要是稍微比我强一点的人,我都会对抗,挑刺,故意抬高自己。女朋友的事儿也是一样,我完完全全继承了父亲的控制欲,凡事儿都要听我的,所以关系在一开始的时候,对方会觉得有安全感和好感,因为我像个父亲一样,事事儿都管,但是时间长了,谁喜欢被紧紧的束缚,谁又不渴望有自由的空间呢?所以两段亲密关系也都这么结束了。

 

出乎意料的是

我所有的成功

也同样源自我的父亲

 

我继承了父亲的吃苦耐劳,让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积累了相当多的生活自理经验,也让我在学生时代拿了不少奖。这些奖也帮我找到了一份相对优越的工作,收入也比较富裕。同时,谨小慎微的父亲也让我做事谨慎踏实,待人真诚厚道,为我赢得了不少的好朋友,平时生活中贵人也不少,在困难时总有人伸出援手。我还学会了父亲的担心,事事想在前面,凡事做好准备,让我在很多危机到来的时候并不吃惊,反而有很多对策,在机关里可以明哲保身。

 

所以,正像老师所说的,我继承了我父亲的一切,无论是好是坏,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我都自觉或是不自觉的复制着我父亲的成功,也同样品尝着父亲的痛苦和失败。我开始慢慢理解我的父亲,理解了他当时怎样对抗我爷爷,去念书而不是当一名工人,也理解了他为什么快60了还立了那么多功却只当了20年的处长,也同样理解了我父亲的担心和焦虑,明白了他为什么非要让我晚上出门带拿手机,为什么回家晚非要给他打电话,也理解了为什么他那么晚还要开车出来接我,不肯让我一人做公交回家。

 

三天下来,我请了我打赌欠下的日料,我也把我以前欠下的眼泪账还清了,因为我发现只有在哭的时候我才能理解我的不容易,真正把积压的情绪释放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可以不需要父母理解我,不需要朋友理解我,不需要同事理解我,原来我需要的只是我自己对自己的理解。有了对自己的理解,自然就有了对老爸的理解。我回家对我父亲说:爸,我明白了,这些年其实你也挺苦,挺憋屈的;我知道了你其实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把你所拥有的东西给了我,谢谢你,老爸。

 

父母在任何时候都是尽他们所能而为。——萨提亚22条治疗信念之一

 

今儿是1014号,正好是我爸55的生日,晚上刚请完爸妈去紫光园吃了饭,还给爸爸订了蛋糕,上面写了对老爸的心声:歇会,看着老爸笑的小眼睛都没了,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去年的1014又怎样呢,只是发个短信例行公事而已。以前对父母的那些抱怨呢,也烟消云散了。以前的我,抱怨无非是一个原因,我想要我的父母无偿的爱我,这样就可以无条件的顺着我,一切事情都可以按着我的计划来,但是我现在明白了,在他们是我的爸妈之前,首先他们是人,我需要的一切,爱、尊重、理解、认可和支持,他们同样需要;幸福从来不是他们来满足我这些期望,而是我们能相互给予对方爱、尊重、理解、认可和支持,让我们一家人搀扶着走完我们的人生道路。

 

以前的家是我逃避的对象,让我回家就等于让我看我爸脸色,一回去就紧张的不要不要的;现在呢,家是我的后盾,让我更敢冒险了,让我觉得无论我在外面怎么样,其实都能退回到家里,因为在这里,有最爱我的也是我最爱的人接着我,让我没了那么多的担心和恐惧去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

 

在迈向统整中的一个目标即是接受父母也是人,并且在人性的层次、而非角色的层次上与他们相遇。——萨提亚22条治疗信念之一

 

行了,行了,你别给我讲大道理,听得我都困了……”朋友在电话那边开始发牢骚。我这不是看你郁闷么,我才……”“哎呦行了,能别跟女的似的给我煲电话粥么?还有事儿么?没事我给我爸妈那去个电话……”



Copyright © 2016 雨天晴(北京)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869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