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自己|妈妈去世后,我收养了流浪的自己

像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狗一样,我害怕孤单,害怕黑暗,害怕被人抛弃。当我嗅到一丝丝危险的味道,都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回去,无论我的心里是多么的害怕,我也要假装坚强。因为我知道,我必须保护自己。其实我多么渴望被爱,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

 

一切都源于我的原生家庭,我的15岁。

 

在一起冥想的活动中,我看到妈妈在山的那头,大声的告诉我孩子,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那一瞬间,我崩溃了,那些我一直努力封闭起来的记忆全部涌现出来。

 

妈妈是抑郁症去世的,是自杀,在一个黄昏,全家人都找不到了妈妈,我心里只有一种感觉,我要回家,她在那,一定在那,家门被反锁,我跳到前窗踹碎了玻璃,看到妈妈吊在半空中,那一刻,我没有了呼吸,仿佛深陷于无尽的黑暗,那种恐惧和害怕的感觉,导致这么多年以来我对黑夜都有着莫名的恐惧。

 

这是我这些年一直不愿意承认的,妈妈离开我了,这片伤痛终于被一层一层掀起。

 

在我学习了觉察之后,开始观察我和身边人的关系,我发现我和他们的关系一直像和母亲的模式一样,我想要的,你就要给。在我的信念里,你是我至亲至爱的人,你就要满足我的一切,当对方无法给我的时候,我便有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心理年龄瞬间退行到了15岁。在关系中,过分依赖的代价是让对方喘不过来气,慢慢的这份关系也就不见了。

 

渐渐在探索与学习里,我找到了与人相处的新模式,取代依赖的是建立一个界限,当我怀疑对方的时候,多一份核对。新的模式运用到人际关系里是有一些冒险的,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未知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但同时,我对对生活也多了一些期待。

 

当我特别需要别人来陪伴和满足我的时候,我选择了自己去静坐冥想。我静坐着去搜寻烦恼与执著的根源,来自童年的强烈影像就会在一两分钟之内涌现出来。我的身体可能会颤抖,然后放声大哭,有时候是几分钟,有时候会更久。紧接着,我便会觉得身体轻盈,有新的更深度的觉察,并感到身心轻松自在了许多。

 

哭泣与释放对我来说有很大的疗愈效果。每次当令我痛苦的事情首次显现时,它的能量在一至十的程度中达到十的最强烈程度;第二次显现的时候,它的强烈度减至八;然后是六、五、四、三、二、一,逐次递减。直至最后,那个能量得到完全释放。此时再去深入观察发生的事,理解之心与真正的爱意也随之而起,不再愤怒,而是能够理解和真正原谅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

 

知己主义观点:

 

爱从不离开,即使是那些已经离去的人们。当我们直面创伤,才能给自己机会去和过去说再见。我们向身边人索取的爱,并不能真正的满足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愿意去陪伴内心深处的小孩,那个小孩才会真的感受到被爱。

Copyright © 2016 雨天晴(北京)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869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