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自己|大于1%的几率,都有可能成为现实

心理现实投射到真的现实,幻化出一样的风景让自己呆在原有的模式里,觉察就像一根破幻的手指,让我们看到更真切的世界,并改变着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已经38岁了,有过任性轻狂的年少,赌气抛下一切,有尽情挥霍的青春,有留下永远的缺憾的选择,有担过几乎担不起的沉重,也有过快乐的瞬间。

谁说,像我这样的人,外表阳光,内心自卑

谁说,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没有真正快乐过

小时候,放了学,总喜欢一个人去夕阳下的河边,只有那个时候,世界是属于我的,我不想回家,家里有数不清的战争。

青春少年,我依然喜欢一个人去河边,我喜欢将夜时黑蓝的夜空,看的见的或看不见的星星,就像那看的清的或看不清的人生。

长大了,我带着朋友们去河边,午后的岸边我们晒着暖暖的太阳,嬉笑着人生,我以为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在永不为人懂的悲伤里,淡淡的快乐。

曾经一生只想得一知己,但是,终究没有。慢慢的,也就放弃了渴望。我很难信任别人,也很难被别人走近。

 

————————————————我是寂寞的分割线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生命重建课程,我记得在二阶段的时候,老师让我们练习沟通,一个人站在椅子上和领 一个站在地上的人聊天。

当我站上椅子的刹那,我瞬间觉得那就是我的模式,貌似高冷的看着茫茫人海,和人的距离却是远远的,我不敢走近别人,在我看来,永远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我,所以,我拒绝了人群。

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虽然安全,但是却荒芜一片,在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又渴望溪水的滋润。我就这样在无尽的孤独中扭曲着也挣扎着。

我根本不敢相信任何一个人!

信任,是相信并敢于托付。信任是一种有生命的感觉,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纽带。信任的意义就是在一起能快乐。

觉察就像一扇门,一旦你意识到了真相,改变就已经发生。

 

————————————————我是节奏的分割线


后来,另一个练习是这样的,找一个你最想交流的人去做互动,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奔到了想要交流的那个男生面前,没想到,另一个女生也跑了过去,那个男生没有选择我,而其他人也已经分好了组,只剩下班里著名的木头!一个几乎没什么感受,木讷的男生。总是提一些完全不能明白老师在讲什么的问题。老师对他非常耐心,但每次对话大家都禁不住笑成一片。那种感觉就像他永远不知道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等待我的只有木头,我心里有不少失落,虽然我也明白这只是个练习。


练习开始了,老师让看着对方的眼睛用肢体语言交流。我看着木头的眼睛,在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害怕,我去拉他的手,他的双手一直在抖,我想他的身体或许也在抖,我下意识的用右手的大拇指去划过他的手背,一遍一遍的划过,试图安抚他的恐惧。而他,依旧一直在抖。


我看着他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个被层层包裹的小小的小孩,蜷缩在不为人知的角落。独自恐惧着,抱成一团,我闭上眼睛,那恐惧似乎来的更为强烈。


他依旧在抖。


练习结束,老师让大家分享在练习中的收获。我说了一些我在木头身上看到的,老师说,把话筒给你旁边的木头,然后问他在我眼中看到了什么,他说,看到了无奈和希望。那一瞬间,我惊呆了,傻了,我真的觉得有人懂我了,而这个人却是木头。


我的眼泪倏地下来了,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理由瞬间坍塌了,我以前以为99%的人应该是不理解我的,但如果木头都可以理解我,那其实至少有99%的人是可以理解我的。


我在一种恍然大悟的兴奋里,又有点儿为从前的自己难过,孤独的过了那么多年。

 

————————————————我是高潮的分割线


所以又何必沉浸在不为人懂的悲伤里,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竟然是真的。



Copyright © 2016 雨天晴(北京)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869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