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抑郁症?关于青少年抑郁你不了解的真相

2020-11-4 15:40| 发布者: 雨天晴心理| 查看: 130| 评论: 0

编者按:最近接到的青少年咨询愈发地多了。其中有很大一类都是家长和孩子拿着诊断找到我们,孩子被诊断为抑郁症。然后这时候孩子的家长一下子就乱了阵脚,因为在家长的认知里,这种病症是他们没见过的也是没有应对过的,所以很多时候家长来找到我们的时候都是慌乱和无助的。今天这篇文章洪扬老师会过一些案例和理论带大家走近青少年抑郁。




抑郁症是什么?

———

 
首先,什么是抑郁症?抑郁症在病理学上来说只是一个疾病,导致这个疾病的因素有遗传、HPA轴、细胞因子、性激素、神经营养因这些因素,这些因素不能起到决定因素,但是会有影响,比如青少年比较容易患抑郁症的一个因素就是他们的性激素相对成年人不那么稳定。

起决定性因素的还是外部环境诱发,而面对外部诱发的人会采取防御机制,那么这个机制就叫做抑郁症。举个例子来说,一个青少年,正处于性激素不稳定的年龄段,这增加了他患抑郁症的可能,这时候如果又有一些外部环境诱发,比如在学校中被霸凌,家中父母关系不和,或是学习压力过大,那么为了在这样的外界压力下生存,保证自己不会太过于痛苦,这个孩子就会进入抑郁的状态,让他变得无力且思维迟缓从而减少活动以及和外界的接触,而这样的做法会让孩子不再痛苦。
 
我咨询过的很多孩子很在意父母之间的争吵,但是当他们抑郁之后他们不再在意了,所以抑郁在心理学上可以定义为一种失功效的人体应对机制,他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人不再那么痛苦,只不过快乐也没有了。抑郁在帮助我们屏蔽痛苦的同时也把目标感,快乐,感受这些统统给屏蔽掉了。


 
 


如何治疗抑郁症?

———

 
我们能搜到的或是通过网络了解到的治疗抑郁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多去运动,接触正能量,或是增加人际交往等等,但是我觉得这些方式有待商榷,因为如果一个抑郁症患者能做到这些他就不抑郁了,这种方向就好比让一个本身已经腿折的人去参加跑步训练一样。
 
那么具体怎么治疗抑郁症呢?这和咱们上一段提的抑郁症的定义就有一些关联了,抑郁症既然是一种人体的防御机制,那么如果我们想让他减少或是逐渐消退,我们的做法首先就是要找到抑郁症防御的是什么?找到这个点了,然后用别的应对或是目标来顶替抑郁。而找到需要防御的外界压力或是利用别的目标来顶替抑郁就是整个心理咨询的过程。
 
举个例子,比如疫情来到美国,然后特朗普政府进行了应对,诚然特朗普政府正在做些什么,但是他的做法既不能缓解疫情,也不能让美国人民幸福,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到问题根本——疫情,然后换一届政府来重新应对这件事。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理解为疫情就是这种不能面对的外界压力,以此类推,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别人的霸凌,家人的不关系,父母的争吵,学习上的失利等等。而特朗普政府就是我们组织起的临时防御——抑郁症。而换一届政府就是我们的处理或是治疗办法。
 

举个实例:


我有一个来访者来到咨询室的时候,父母特别地着急。因为他们带孩子去六院检查,这个孩子患有重度的抑郁症,中度的焦虑还有一些偏执,这让孩子的爸妈一下子就慌了,医院那边提出了住院治疗,但是孩子不愿意,现在只好求助于心理咨询试试看。孩子来到我们这里的时候确实是非常低落的,一言不发,我们在咨询开始的20分钟里都是沉默的。
 
后来孩子问了一些她想要问的,以及她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游戏和动漫啊。事后我们有3次的咨询都是在聊一些她感兴趣的,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孩子和我们之间的信任,直到1个月后,孩子才开始愿意和我们谈她的心情是怎样的。
 
这个时候我们开始慢慢地将孩子的现状描绘出来,我们发现了孩子面对的压力是什么了:原来其实孩子一直都过得不开心,父母管得非常严,每周只能玩两个小时的游戏,而且高中的孩子还没有自己的手机,因为父母觉得手机会让孩子“中毒”和沉迷,然后就会进一步影响孩子的学习。这让孩子在学校也受到了一些白眼。

所以,孩子现在的状态就是不想学习,心思都放在了:什么时候我爸妈出门,我可以玩一会?或是怎么样可以让自己放松一下上,那这样的行为被父母抓到后自然是不被理解的,还要被教育。所以面对想要自由空间和信任而不得的情况下,孩子的压力产生了,于是采取了抑郁的方式进行对抗,因为孩子也试过,正面是和父母对抗不来的,说了解释了也不听,那么我干脆就用抑郁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抗议吧。

 
那么我们在后续的治疗过程中,一方面和家长积极沟通,另一方面我们还是把重心放回了孩子身上。我们开始发现孩子并不抵触学习,而且也希望自己学习好,只不过就是家长的管控让孩子产生了对抗的心里,因为学习=服从家长=我又无法获得自由了,那么我干脆就用不学习来反抗家长
 
那么我们后来理清了学习对于孩子的意义,同时也开始优化孩子和父母之间的表达,让孩子意识到其实爸妈也是可以沟通的,只不过需要换一种沟通方式。在这样的治疗后,孩子开始继续学习,也和爸妈去提一些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当得到这些建议的时候父母也开始认识到孩子真的已经长大了,就开始从控制转为了尊重孩子自己的时间调配,真正从一个控制孩子的父母转为了支持孩子的父母。这个过程历时4个多月。


 



所以希望通过这个例子能让大家看到,治疗抑郁症是怎样的一个过程,让那些真正有这些困扰的家长稍微对这些有个了解,也有个心理准备。因为作为家长,我们都希望孩子能立刻马上就好起来,但这真的是一个不切合实际的期待,找到孩子对抗和防御的东西,转化孩子对这个东西的应对才是真正疗愈孩子的童年,否则当孩子长大以后,他再面对一些困难或者压力的时候,依然不知所措,或是再度陷入抑郁(这也是部分物理和药物治疗抑郁症导致频繁复发的一个原因)。


写在最后

———


人非常复杂,探索身心的各种机制需要我们付出耐心,必要时也要进行求助,然而一旦我们了解了这个机制的运作方式,就不会被这种机制操控了,这时我们就开始真正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了。

 

案例作者:洪扬

雨天晴资深心理咨询师 

我会一直陪着你,

直到你遇见那个最真实又最不熟悉的自己




返回顶部